90后阿当:19岁获得人生第一桶金,放弃数百万再创业

故事 07-02 阅读: 评论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阿当,本名王群斌,92年射手座,毕业于厦门软件学院。从十七岁开始创业,大学还未毕业就收获人生第一桶金。做过夜店,当过“古惑仔”,拍过电影,从团购到社交,从创始人到联合创始人,现在重新回归创始人身份,抓住消费升级的风口,这次他想把美食社交做得不一样。 


90后阿当:19岁获得人生第一桶金,放弃数百万再创业


夜色:从酒吧团购到BBS,偶遇古惑仔


阿当的第一次创业始于2009年,那时刚上大一的他经常跑去酒吧玩,去多了就发现晚上9点—11点间有个空场,酒吧方要花很大精力去外面请人,有时还需要支付打车费。当时团购正热,但并没有专注于酒吧团购的网站,夜色就此诞生。


做网站需要钱和技术,这两点阿当都欠缺。没有启动资金,阿当就去找离自己最近的天使投资人——他的父亲,“从晚上7点钟吃饭讲到凌晨12点多”,最终说服父亲借给自己5000元,“我家的小孩是过了18岁父母就不会再管,要靠自己赚钱养活自己。可以借钱,但必须声明何时还清。”后来又跟一个哥哥借了2000元,凑到7000元启动资金。


没有程序员,就去隔壁宿舍工程系找了个代码写得好的同学,帮助自己搭建网站。网站上线后没有流量,就去厦门的一个本地论坛“厦门小鱼网”上骂各个版主,形成关注度,然后将夜色的链接贴上去,引来很多流量。IP被封,就换个IP接着骂,最后被对方约谈,本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原则,一股劲儿想做成夜色的阿当并没有太多顾忌,最终对方同意给他们打几天的免费广告。虽然相识没那么美好,但后来双方却达成了很好的合作关系,等夜色赚钱时也会去论坛投放广告。


当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行业,团购也慢慢式微,于是夜色转型为BBS社区,以会员机制吸引用户。“因为人群切入得比较高端、集中,BBS社区的盈利一直很稳定。最高月净盈利40万多。”夜色也从两个人,慢慢运营成一个十几人的团队,有人负责接单,有人负责谈酒吧,有人负责去夜店泡妹子,渐成一个帮派。树大招风,渐渐有些地痞流氓欺负夜色团队年纪小,找上门来闹事、清场,甚至打人。“我就不爽了,我就跟他们干,他们来一次打一次,最严重时他们还带了刀”,地痞越多,阿当找来的朋友也越多,“跟香港古惑仔抢地盘的感觉一样”。


毕竟当时阿当还在上学,这种状况持续久了也不是办法,彼时正逢窝窝团集中收购地域性的团购网站,于是阿当选择跟当时同样做团购的刘进龙并购后,打包出售给窝窝团。夜色让阿当赚了第一桶金,但创业还是要继续,于是他跟着刘进龙,也就是陌生人语音社交“比邻”的创始人,开启了第二次创业。


比邻:拍微电影宣传被扣,连夜筹钱赎人


2011年移动互联网的热潮才刚刚开始,阿当和刘进龙都觉得这个领域会有所发展,两人一拍即合,于是从厦门搬到北京合伙创业。“当时什么都不懂,于是抄了个国外的原型,借了层皮,很多内涵的东西没体会到,做了没多久就死掉了。”事儿总得继续做,后来因徐峥的《爱情呼叫转移》得到启发,他们决定做一款陌生人语音社交的APP,也就是比邻,让每个人都可以随机打电话。电话社交涉及到很多技术壁垒,过程异常艰苦,而当产品终于做出来时,资金又遇到了问题。


刚来北京,比邻团队就拿到150万天使投资,产品做了一年多才出来,账上只剩下5万元,而用户才两万。这个基数的用户量很显然无法去融资,让用户数爆发性增长成为首要任务。美术功底很好的阿当本想做个漫画,因制作周期太长放弃,最后决定用当时刚刚兴起的微电影来宣传。可惜初来乍到北京,没人没资源,找导演就找了无数个,最终用两顿烧烤敲定了一位愿意免费拍摄的导演。


“我们用一天的时间将剧本写好,因为没钱,只能安排两个演员,请了两个专业演员,配角实在没钱请,只能自己上。”等正式的片子拍出来没钱结账,剧组要求必须立即结账,第一次拍戏的阿当并不知道这个规矩,大冬天快12点多所有人被剧组扣下,于是阿当只能又去求助家人,凌晨两点多,家人将五万元打了过来。“我妈问我什么时候还,我说一个月之内,其实心里根本没底。当时的情况是要么死,要么就真的一清二白,只能去赌,潜意识里知道只有这个选择。”


微电影不是拍好就行,还需要发行和推广,阿当去找视频网站,结果被巨额的广告费吓了回来。后来偶遇芭乐的姚老板,将微电影发行了出去。上线第一天比邻用户就增加5万,19天突破100万,三个月突破1000万。此后,阿当就负责整个市场的推广。比邻后来又陆续拍了很多微电影,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在互联网影视圈,阿当也变得小有名气。


2015年5月,因跟刘进龙观念上的差异,阿当离开比邻,放弃了自己作为合伙人的所有股份,按照当时的估值来看,将近五六百万元。选择离开,他并不觉得可惜,虽然丢掉一些利益,但年轻就是资本。“90后没有真正牛逼的人,我们都还在交学费。”阿当说。


目光:从头再来,以美食推荐开始


刚离开比邻,没有产品,没有团队时,阿当就获得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的天使投资。这次他做的是美食类APP目光,通过个性化标签,为用户推荐餐厅。“我对厦门很熟,哪里好玩好吃都可以推荐;但是来了北京以后,离开自己生活的两公里范围之外,根本不知道吃什么。”目光就是为了解决这类人群的需求,根据年轻人的口味做个性化推荐,发现身边的美食餐厅。


就像万达打造一个城市的中心一样,目光可以帮用户找到个性化、环境好的餐厅,“我们要做餐饮界的万达”。根据数据化的算法,用户的画像去推荐内容。同时还会邀请一些美食的买手,去推荐更多优质的商家。“我们现在已经拍好了一部电影,邀请了超女拍摄,10月28日APP上线时,微电影同步上映。”


在比邻时阿当只是联合创始人,而现在是创始人,身份的改变,意味着多了更多的压力,刚离开那段时间阿当几乎每天都在挖人。新的团队需要磨合,期间也遇到了各种问题,好在APP的开发进度还算顺利。


接受采访前,阿当问过自己的团队和朋友,如何评价自己,得到的回答是两个字——彪悍。做事奋不顾身,永远都能去放弃一些东西,敢做一些事情。“有些东西你必须做选择,我还年轻,还可以去拼,这颗心即使到40岁也依然会这样。” 


文/黄梅娟
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Flashempire闪客帝国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Flashempire闪客帝国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二维码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