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腾讯和阿里,大厂员工转型记

攻略 09-12 阅读: 评论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脉脉研究院的《人力迁徙:2019》显示,过去的一年里,互联网公司出来的人,大部分又被互联网公司消化了。人才的来源和去向依然指向各大互联网公司。主流互联网从业者“出圈”并不多见。相对于大环境对所有行业的影响,加入互联网公司,依然是非常上升的一个选择。

翻开社交网络,更多的讨论和问答还是在讨论,如何跨专业加入互联网公司?而围城之中,也只有很小一部分人,主动做出了跨行的职业选择。

随机跟几个转行了的朋友聊了聊他们的心路历程。在这里写下他们的奋斗故事,由于每个人所处的环境和个体差异,并不鼓励跟风和效仿。

01

从阿里巴巴到京郊水果店老板

家人从不理解到支持

刘桐在环京生活圈的香河县城,经营着一家叫“一颗果子”的品牌水果店,用线上销售+线下配送的方式,服务着香河城区10万居民。在成为这家水果店的老板之前,刘桐在阿里巴巴做市场运营相关的工作。

事实上,阿里不是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早先在顶级4A公司的工作履历,练就了周到、细致、动手能力极强的职业技能。这些慢慢内化成了“聪明”“靠谱”“完美主义”等职业标签,贴在了他的身上。在他的阿里同事们眼中,他是一个受欢迎的搭档和伙伴。

为什么离开阿里巴巴?

他在香河长大,毕业后在北京工作。在2017年双11之前,他可能没有坚定的想过离开北京或者说离开阿里。偶然的一次生病,帮他做了选择。

2018年1月,在连续了数月的小夜大夜之后,他因血压直接飙到了180而紧急入院。出院时医生给的建议是不能熬夜,一熬夜,血压又要控制不住的往上狂飙。而180的血压对于任何年龄段的人,都是个非常危险的数字。

如今再回想起辞职前的日子,刘桐自己也想不明白那段时间为什么就忽然崩了。他把一切归结于自己性格上的“缺陷”,这当然不是什么“缺陷”,但看起来他的确“不懂拒绝”,再加上打小家教中的那种担当和他自己说的自尊心在作祟,他把找上来的活儿都接了,没日没夜的落地执行。

那些莫名自尊心的出发点,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。结果,“扛不动,反倒给别人添麻烦了。”他说这些,指的应该是他自己突然住院几个星期,团队和同事分担了他的工作量。

几个月后,考虑换个职业方向的刘桐在调研了餐饮、服务、零售和生产几个行业之后,综合比较选择了门槛相对低的行业—零售。至于最后选择水果这个品类,是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增长还没有行成强垄断的行业,毛利高,流转块,高频高单价,兼容性强,SKU数量稳定。

虽然此前并没有零售经验,但是调研发现从事这行的人年龄多在40岁以上,保守派居多,但是线上业务还有很大优化空间,并且自己的履历很适合做线上业务。

图片提供:刘桐     图片提供:刘桐     

如何线上+线下运营好一家水果店?

刘桐很快发现,想做好一家水果店没有那么容易。

隔行如隔山,生鲜的供应链首先给自己上了一课,起初水果一箱一箱的烂掉是常有的事,在损失了不少水果后,团队慢慢打磨优化,每天进货并存储在自己的专用冷库中,最后终于把损耗控制在综合10%以下。

不仅如此,刘桐很快发现一家小小的水果店竟然还要面临和巨头的竞争。生鲜市场中,在线上有美团饿了么这样的线上巨头,线下也有更大更有实力的传统连锁生鲜,如何在巨头林立的赛道中,找到自己的定位呢?

经过刘桐一段时间的摸索,他发现不管是线上线下,做零售最终拼的还是服务+价格。在服务上,线上+线下两手都在抓,水果店在线上用小程序,用户可以直接下单购买,效率上远远高于传统零售水果店。

而在线下配送效率上,刘桐的“一颗果子”水果店也基本跟美团饿了么看齐,下单到送货上门,30分钟内必达。甚至有的顾客提了非标准化需求,比如顺道带个黄瓜,蔬菜,馒头,他们也都顺手帮助带了;让把水果洗了,切了,也都满足。

更关键的是,刘桐水果店的价格比比美团和饿了么低,因为刘桐不需要付给平台20%的抽成,再加上刘桐还不收取配送费,这就让刘桐的水果店在小区里极具竞争力。

良好的口碑,也让水果店在在线上裂变而来的用户非常多,且粘性大,而线下的客单价高,对于店家来说,都是优质用户。目前线下:线上的单量比是1:1,营业额差不多2:1。

如今刘桐和他的“一颗果子”在香河县城还挺红火。团队里7个正式员工,几个临时员工和几个backup的兼职大学生一起,承担起这家店线上线下的销售工作。日常流水稳定可控,大的节假日流水翻倍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Flashempire闪客帝国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Flashempire闪客帝国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二维码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