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fo搬离梦开始之地:北大五虎走散 1600万人押金难退

江湖 09-21 阅读: 评论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“复星集团叫复旦五虎,那我觉得我们北大几个人聚到一起,我们就北大五虎嘛。”

文丨雪颖

来源丨投中网商业深度

ofo搬离了梦开始的地方,5位创始人3个出走,1600万人押金难退

1、五次搬家

这是ofo第五次搬家,原办公地已经空无一人。透过玻璃望去,冷清大厅里立着一面长画:米兰大教堂下、东方明珠下、金门大桥下,悉尼歌剧院下,小黄车无处不在。  

“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”,戴威曾经对于ofo的愿景保存在了画上,却已不复存在于现实。这个愿景曾让商业世界狂喜,吸走了百亿资本和多少人不眠的夜晚,后又被迅速抛弃,如今垂死挣扎。

注:投中网摄于ofo原办公地址,互联网金融大厦5层注:投中网摄于ofo原办公地址,互联网金融大厦5层

投中网实地探访ofo原办公地址,发现ofo已经撤离位于北京海淀的互联网金融大厦5层,入口玻璃上只有一个告知写到“小黄车(OFO)已搬走”。

大厦工作人员告知投中网,“小黄车已经带着东西走了,有一段时间了”,一位工作人员说有“一个多月”,另一位说更长,当被问及ofo搬去哪里时,多位ofo员工都表示早已离职也不清楚去向。知情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,搬到了牡丹园附近,还有人说搬到了昌平。

注:投中网摄于ofo原办公地址,告知写到小黄车已搬走。注:投中网摄于ofo原办公地址,告知写到小黄车已搬走。

ofo的搬家史见证了它一路的沉浮轨迹。

龙湖唐宁ONE小区,ofo梦开始的地方离北大很近,在窗边就能看到学校宿舍。当初,创业团队挤在狭小的办公室里,一起加班、一起熬夜、一起喝酒。戴威一直不避讳自己的母校情结,ofo最风光的2017年,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甚至还成立了“北大光华-ofo小黄车共享经济研究中心”。

ofo很快搬到了北大附近的酒店式公寓立方庭,在一套双层复式里,一层是运营,一层是研发。2016年10月,ofo宣布完成了1.3亿C轮融资,包括滴滴投资的数千万美金的C1轮战略投资,以及顺为资本、经纬、金沙江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跟投。这已经是ofo16年10个月来的第五轮融资,还有数十家投资机构挤破了头也进不去。成为资本宠儿的ofo搬到了互联网金融中心,两个月后,又搬进了理想国际大厦。

在理想国际大厦时,是ofo最意气风发的时光。快速占据了大厦的10层、11层、15层、20层都满足不了进人的速度,员工福利也按最奢华的来,按照Google标准打造的食堂、2000块一套的办公桌、可自动加热的马桶。。。扩张、烧钱、招人,“大跃进”时代里,ofo的标志在大厦楼顶闪耀着。

理想国际大厦同样见证了ofo从鼎盛跌落。2017年底,ofo和摩拜合并的推进计划搁浅。据传,朱啸虎在会议室苦口婆心地劝戴威合并,遭到拒绝,朱啸虎人怒骂“你是傻X吗”,戴威愤而离席,不久后,朱啸虎成功将股份转给了阿里,套现离场。2018年4月,美团宣布收购摩拜,戴威曾试图拦截这笔交易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从2018年开始,ofo开始了大量裁员,从高峰时期的6000人到几百人,总部也搬到了办公区更小的互联网金融中心。

2018年12月,互联网金融中心的门口排起了百米长龙。ofo资金链遭遇危机,直到押金挤兑后全面爆发,截止9月21号,仍然有1600多万用户的押金没有退还。还不上钱的戴威成了“老赖”,上了法院限制消费的名单,不能坐飞机和高铁。

注:本文作者9月19号申请退还押金,9月21号显示还有1600多万人在排队。注:本文作者9月19号申请退还押金,9月21号显示还有1600多万人在排队。

在互联网金融中心也待不下去的ofo只能再次搬家。人去楼空,窗户上还剩下一个胜利手势的贴图没有被抹去,那是戴威曾经提出的Victory计划,提出要战斗到ofo赚到1元利润。他在内部演讲时把ofo比作在二战时身处险境的英国,而他要像丘吉尔一般,永不放弃。

注:投中网摄于ofo原办公地址,互联网金融大厦5层注:投中网摄于ofo原办公地址,互联网金融大厦5层

2、“北大五虎” 走散

“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。” 戴威在寒冬中的内部信中说道,他还在跪着,但曾经的联合创始人们审时度势,正在离开。

ofo的五个联合创始人,都来自北大。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杨品杰曾经说:“复兴集团叫复旦五虎,对不对?那我觉得我们北大几个人聚到一起,我们就北大五虎嘛。”

 

注:投中网截取至创业纪录片《燃点》

“北大五虎” 除了09级光华管理学院的戴威、国际关系学院的杨品杰,还有考古文博学院2015届硕士张巳丁、教育学院2015届硕士于信、和马克思主义学院2015级硕士薛鼎。

当初,薛鼎是戴威的大学室友,于信是他在北大担任学生会主席时的副手,张巳丁在自行车协会和他认识,而杨品杰则和他一同在青海支过教。大家是上下铺的兄弟、共患难的好友、几个人在一起,仿佛世界就在脚下。

还有一个联合创始人是张严琪,在2017年初戴威当着全公司的人宣布了这一决定。他曾是戴威委以重任的大将,也是Uber前北区西区总经理,另外,在戴威的婚礼上,他还是唯一被邀请做伴郎的公司高管。

如今,除了戴威之外五个人里,已经有三个人离开。

36氪近日报道,张巳丁已经开始独立创业。新项目在消费赛道,名字叫“BLANK”,第一版产品包括沐浴露等日化商品。张巳丁新公司的名字叫做“空无一悟(北京)商业有限公司”,注册资本100万元,成立于今年7月19日。张巳丁方面称没有此事,ofo表示不便回应。

和张巳丁离开的含糊其辞不同,薛鼎在今年五月正式宣布已经成立了一家新公司,瞄准共享住宿,担任麦极智能CEO。

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,ofo的关联企业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动,薛鼎、张巳丁退出,戴威持股70%,杨品杰和于信各持股20%、10%。当时公司公关方面回应,此举属于公司的正常调整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Flashempire闪客帝国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Flashempire闪客帝国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二维码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相关推荐